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八面山下

绿色生态县 天然氧吧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拷问:公然骂举报者是“叛徒”,究竟讽刺谁?   

2015-04-24 14:24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320日,福建省副省长徐钢被中纪委通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,成为十八大后福建第一位落马的副省级官员。福建省纪检部门知情人士透露,2008年至2013年徐钢在泉州市委书记任上的一系列举措,是他落马的主要原因。2012年,在泉州一次老干部座谈会上,徐钢说泉州有叛徒举报他是大老虎,如果不是我的身份还在,我就要和你单挑。(《中国青年报》4月22日)

在老干部座谈会公然骂举报者是叛徒,可见徐钢当时多么恼羞成怒,按说这些时他须节制怒火,即便不能温文尔雅,也不能斯文扫地,但他依然任性地冠冕堂皇地说出来。徐钢的骂声也折射出地方一把手尚缺乏监督,权利得不到约束,有关部门应深入思量。

随着反腐败斗争的不断深入,一个个贪官受到了党纪国法的制裁,广大群众无不拍手称快。然而,我们不难看出,绝大多数腐败分子是在查办某宗大要案件时,拨出萝卜带出泥,继而被摘掉乌纱,甚至送上断头台的,通过举报而扳倒贪官的案例为数很少。人们不禁要问:举报者成为“叛徒”,我们的举报制度怎么?这一惩腐治贪的重要举措为何难以推广,它离我们到底有多远?谁将举报者信息透露给被举报人,这些问题需要答案,也值得拷问。

近年来,举报人遭到打击报复的报道频频见诸报端:河南吕净一因举报平顶山市原市委书记李长河而被几近灭门;河北郭光允因举报原省委书记程维高被开除党籍送进劳教所;南京第一个公开身份的举报人兰贵来,因举报腐败分子后公开接受举报奖励,仅两天就被原雇用单位解雇……这些都令正义之士寒心。而举报控告者、上访投诉人遭到官吏们白眼的现象也较普遍;即使在普通百姓中,很多情况下也得不到真正的理解与同情。在一个单位里,因举报,贪官落马了,举报者在这个单位也成了“孤家寡人”,谁也不敢使用或接近他。如今,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、临危不惧、舍身救人等英雄行为已在现实社会中得到普遍认同,而对那些“舍得一身剐,敢把‘皇帝’拉下马”、冒着极大风险的举报人,谁也没有把他们当成英雄。不但没有,而且被一些人称之为“刁民”,“脑子有病”的人。这难道不令人悲哀吗?

目前,我国尚没有专门保护举报人的法律,对举报人保护的规定也只散见于各项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定中。不得不引起正视的是,不少实名举报人总带着些许壮士断臂的悲壮。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统计,每年,全国发生的举报人致残、致死案件,已从上世纪90年代的不足500件,上升到现在的1200多件。举报人被打击报复,与我们的工作方法不无关系。在我们许多办案部门,只是一个劲地出台政策鼓励群众举报,但在内部,相应的措施并没有跟上,没有严格的保密制度和纪律。

笔者认为,举报腐败分子,是需要具备一定的胆略和勇气的,因为这样做会发生风险,甚至厄运当头,受到腐败分子的打击报复。腐败分子在没有被查处前,手中握有一定的权力,他们可以呼风唤雨,加之复杂密切的关系网,给办案设置重重障碍,更使举报者力不从心,觉得胳膊,终究扭不过大腿。其实举报的根本目的,是为了把腐败分子真正挖出来,拉下马,使之得到应有的法律和纪律制裁。但举报的“经”常常被少数“和尚”念歪了,偏离了轨道。

举报是有风险的,在法律上被称为“危险的权利”。不从制度上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仍然避免不了“应者寥寥”的尴尬局面,否则还会有官员像福建副省长徐钢那样扬言要单挑举报者,保护举报者是最起码的底线,若不能真成一个无法原谅的“讽刺”。只有把保护举报人上升到与反腐败工作一样重要时,举报才能能重新回到现实生活中来,使之成为惩治腐败的特有利器……




引文来源  拷问:公然骂举报者是“叛徒”,究竟讽刺谁? - 新华博客 - News Blog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